煤炭清洁利用是减排治污优先选项

我國目前仍處在工業化加速推進階段,煤炭消費占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的2/3,是重要的一次能源。“富煤少油缺氣”的資源稟賦特征等現實因素,決定了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煤炭利用仍將占能源消費主導地位。

  在為我國經濟社會持續平穩發展提供能源保障的同時,煤炭帶來的資源、環境、生態和安全問題也越來越突出。近年來,每年秋冬季節出現的“供暖式霧霾”,讓煤炭背上了“霧霾元凶”的罵名。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有人提出了“去煤化”的口號。從人類獲取能源方式的長遠發展來看,“去煤化”是個正在發生的過程,但是,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去煤化”在短期內並不會影響煤炭在我國能源消費中的“老大”地位。

  2017年以來,一場遍及華北地區的大規模“煤改氣”行動,因為天然氣的短缺而遭遇瓶頸。以現有的天然氣進口、運輸和處理能力及其體制,難以滿足我國對天然氣需求的嚴峻現實。這就造成了部分地區天然氣供需出現結構性、時段性、區域性矛盾,影響到部分群眾冬季采暖和部分企業的工業生產。

  實踐證明,實施煤炭減量化和清潔化利用並舉戰略,在滿足安全排放標准的前提下,高效、清潔地利用煤炭,是最具環境和成本效益的煤炭利用戰略。

  日本煤炭消費從20世紀70年代石油危機以來持續增長,特別是福島核事故後,為了彌補棄核所帶來的能源短缺,煤炭消費開始進入新一輪快速增長。解決煤炭資源利用與實現減排目標的矛盾成為日本經濟發展面臨的重大課題。為此,日本將煤炭利用的環保政策納入總體環保政策體系進行管理,在制定汙染物排放控制標准時,依據最佳可行技術實施動態控制。

  根據1999年出臺的《21世紀煤炭技術戰略》,日本將在2030年實現煤炭資源循環利用,實現煤炭利用零排放, 並制定了分三個階段的技術研發和推廣戰略。在日本,將煤炭作為清潔能源使用的主要技術障礙已不存在。日本經驗說明,國家加大對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技術的研發投入推廣,是推動潔淨煤技術發展的重要動力。

  結合世界清潔煤發展趨勢和我國國情,我們應該重點研發和推廣高效潔淨燃煤發電、高效清潔燃煤工業鍋爐、潔淨工業燃料氣制備技術,適度發展新型煤化工技術。在國家能源局制定的《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戰略(2016-2030)》和《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中,就包含了近零碳排放示範行動、煤炭清潔利用行動等內容。

  得益於煤化工和煙道氣淨化等先進技術,最新的火電廠已有能力解決煤炭清潔利用、汙染物超低排放問題。在山東省內,一項新型的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技術正在被廣泛應用,尤其是在城鎮集中供熱和工業園區熱電聯產這兩個領域,水煤漿技術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

  目前,我國已經擁有世界上最嚴格的燃煤發電汙染物排放標准。未來可通過制定更為嚴格和完善的環保、節能法規及標准,促進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技術推廣。我們必須嚴格執行煤炭汙染物排放的控制目標和標准,應通過碳排放交易機制等手段控制煤炭消費的總量,實現煤炭生產減量化;同時要盡快制定國家煤炭清潔利用和高效發電發展戰略和技術創新路線圖,切實加強示範項目建設和潔淨煤技術的推廣,從而實現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